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保障房配套严重负债普遍存在加剧住房贫富分

2019/06/13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保障房配套严重负债普遍存在 加剧住房贫富分化在普通商品房正逐步被挤出市场的新现实下,住房“双轨制”将可能使“市场归市场,保障归保障”的政

保障房配套严重负债普遍存在 加剧住房贫富分化

在普通商品房正逐步被挤出市场的新现实下,住房“双轨制”将可能使“市场归市场,保障归保障”的政策“变形”为“富人区归富人,贫民区归贫民”   “构建住房‘双轨制’的意义就在于,限度地保障弱势群体的住房发展权,绝不能走进住房两极分化的误区。”日前,接受《瞭望》周刊采访的众多业内人士及专家指出,未来5年建3600万套保障房,此举被普遍认为将奠定“市场归市场、保障归保障”的住房“双轨制”新格局。然而,一些与“双轨制”相伴的误区,也同步显现。   比如,各地大规模兴建保障性住房,而与之配套的公共服务面临严重“欠债”;保障房将成低端住宅的主角,商品住宅却迅速豪宅化;随着保障房建成数量的大幅度增长,房改的历史旧账逐渐销去,而因分配、质量等一系列问题缠身的保障房或将沦为住房问题的矛盾多发区。   公共服务“欠债”   位于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建新镇的福湾新城共有春风苑、夏雨苑、秋月苑、冬阳苑4个小区,总计有近百栋的住宅楼,是福建省迄今已建成的规模的社会保障性住房集中区。2009年,福湾新城各小区先后交房,陆续入住的业主随后发现,交通出行、孩子教育、医疗保障等基本的城市公共服务在这里都成了“奢望”。   福湾新城周边目前仍是待开发的乡镇,福湾公交站则是福州公交系统能覆盖到的一个较远节点。本刊现场看到,这里仅有98路和6路等少数几趟公交车,其中仅有6路车可抵达福州市中心。   “这给我们到市区上班带来了很大不便。”福湾新城春风苑小区业主陈伟向本刊抱怨道,这里的公交车通常是早上6点30分发车,半小时一趟,赶上高峰期是趟趟爆满,沿途乘客苦不堪言。   在福湾新城附近,这一带沿途的公交车停靠站台建设也不正规,有的只是在路边电线杆“插”了块公交站牌,经常出现公交车还没停稳打开车门,蜂拥的乘客就冲到路面上挤车,甚是危险。   早在2006年底,福湾新城动工建设时,有关部门就出台了福湾新城需配套建设3所小学的规划,时隔5年,这3所小学仍不知所踪。福湾新城业主黄先生颇为焦急,因为他的小孩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我们曾多次咨询房管部门、教育部门,得到的答复就是要我们再等一等,然后建议我们先到附近的其他学校入学。”   类似福湾新城这样,保障房周边公共服务配套严重“负债”现象在各地普遍存在。今年春节前夕,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社会保障房项目——金涵小区遭遇30多户经合法程序产生的认购者的弃权,本刊从弃权名单上看到,有的弃权认购者选房优先号码相当靠前。   选房号排在第5位的谢祖辉是宁德市公路分局的职工,他告诉本刊,弃权的原因是,这个保障房项目位于远离市区的“乡下”,交通、教育、卫生等公共配套设施还是一片空白,生活在那里不仅不方便,成本也很高。   现在,更大规模的保障房建设计划正在各地展开。然而,“保障房配套公共服务设施和后续管理,一直是个大难题,主要是地方财政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不能很快地把公共服务配套都建起来。”福建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相关负责人向本刊表示,随着保障房规模的急速膨胀,与之配套的公共服务“负债”也将日益沉重。   加剧住房贫富分化   未来,随着保障房的巨量入市,同样位于城市周边区位、中低端商品住宅因其土地出让价格、税费成本等都显偏高,将失去其原有的价格竞争优势。   “保障房将成低端住宅的主角,而商品房日显豪宅化,这样的景象值得担忧。”浙江大学金融系教授景乃权告诉本刊。   景乃权担忧:“这样的住房‘双轨制’将可能造成一道加剧贫富分化的‘分水岭’。因为缺乏需求量的普通商品房,中间阶层既没有雄厚经济实力购买豪宅,又很难挤进为困难家庭设置的保障房,于是‘市场归市场,保障归保障’就成了‘富人区归富人,贫民区归贫民’的代名词。”   显然,开发商早已窥见了其中的“机关”,迅速地转向豪宅市场,攫取利润化。在福州局部地区,新建商品住宅豪宅化的倾向已十分明显。仓山区是福州市新建商品房上市成交量的区域,在该区浦上大道、洪湾路等新楼盘集中地带,都大比例配建联排别墅,别墅均价达每平方米2万~2.3万元,比同一地段的普通商品住宅均价高出近1万元。在福州市中心的鼓楼区,商品住宅签约套均面积环比也持续扩大,今年5月套均面积达到了154.7平方米,环比扩大32.4平方米。   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以来,北京房地产市场有两个明显的趋势:一是市区的房子豪宅化。如CBD、金融街区域内无论何种产品类型,售价均堪称天价;二是首次置业郊区化。目前,北京居民首次置业的主要区域已经从四环发展到了五环,短期内就会进入到六环区域。   2010年持续热销的房山、大兴、顺义等北京周边区域的中低端楼盘,在今年上半年仍旧火爆,并出现千人连夜排队的抢购景象。有关专家指出,这充分显示了住房的刚性需求是中低端楼盘的有力支撑。然而,一旦保障房体系逐渐完善和规模膨胀,这种情况或将不复存在,更多的人将投入保障房的“怀抱”。   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综合研究部部长杨红旭指出,当前,各地大规模建设保障房对市场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在“保障归保障,市场归市场”的“双轨制”下,套型面积小于90平方米的保障房,势必将把市场上低端户型商品住宅和楼盘挤出市场,对中高端市场来说却是利好,大规模保障房建设将消耗掉大量的土地资源,城市中心土地资源也将变得更加稀缺,进而导致中高端房价进一步攀升。   走出“双轨制”误区   “构建住房‘双轨制’的积极意义在于,弥补政府自1998年房改启动以来在住房保障方面的‘短腿’。”接受本刊采访中,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指出,“也就是以价格低廉的政府保障房解决困难群体的住房问题,从而限度地保障弱势群体的发展权。”   顾云昌认为,从这个意义来讲,保障房及配套是应该由政府投资为主体,但主要还是靠社会力量,开发公司特别是国企、央企这样的企业来建设。但现在的情况是,保障房建设资金面临巨大缺口,而应该承担起的企业却在一旁袖手,或是一味追求利润化的豪宅开发。   “绝不能寄望于住房‘双轨制’形成之日就是房价调控得心应手之时,事实上,保障房无法担当‘高房价的终结者’。”福建省社科院研究员徐峰认为,保障房和商品住房是面向完全不同的群体,前者针对的是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不能扩大市场的有效供应。   在他看来,地方政府要扩大市场的有效供应,必须尽快改善目前房地产市场高端商品住宅过多,而普通商品住宅稀缺的局面,加快加大中小户型供应,缓解突出的供需矛盾,科学运用组合调控,才能真正遏制房价过快上涨。   保障房建设还需走出盖房子的误区。专家普遍表示,保障房建设迫切需要完善一系列制度建设。在大规模保障房建成后,如何实现公开公正地分配、完善退出机制等保障房管理,对于各级政府来说,是一道考验其社会管理能力的新难题。   接受本刊采访中,福州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王阿忠认为,应该把保障房分配管理和制度纳入到基本住房保障法的内容中,强化保障房分配管理,实行保障房房源、分配过程、分配结果“三公开”。   2009年6月,厦门市实施了国内首部保障房管理的地方法规《厦门市社会保障性住房管理条例》。该条例明确规定:对于出租、转租、转借、调换、经营、转让社会保障房,擅自装修和改变房屋用途,损毁、破坏和改变房屋结构和配套设施的行为,拒不改正的,管理部门将收回房屋,并对相关人处以2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另外,无故空置6个月的,将收回保障房。   上海、重庆等地也出台了关于保障房的地方性法规。   当务之急,是要在各地立法探索的基础上,抓紧制定国家层面的住房保障法律,确保3600万套保障房实现公平分配。   福建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副厅长李尧向本刊建议,成立保障房分配和管理专门机构,整合民政、房屋管理、人力社保、工商、公安等部门的信息,完善分配程序;在住房分配后,还要建立动态机制,能够掌握保障性住房用户的财产信息,逐步建立相关的申请和使用信用体系。

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育儿亲宝
企业构建营销网站的目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