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发改委前官员被查引连锁反应供出上百名单逐

2018-11-02 13:11:40

发改委前官员被查引连锁反应:供出上百名单逐个排查,

债市反腐:从二级到一级市场

9月21日,银河证券()的一则声明印证了业内的种种传闻。公告称,银河证券固定收益业务线业务总监代旭及两名相关员工,因“个人原因”正配合国内司法机关工作。代旭职责暂由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顾伟国代行。

虽然“配合”是一个中性词,但这一消息还是引起了业界热议。“一个月前,就传出代旭被调查的消息,现在是靴子落地。”康佑嘉(化名,某券商固定收益部老总)十分肯定地表示,代旭的调查与发改委企业债承销项目有关。

“去年查债券二级市场,今年重点是查一级市场。这其中虽然没有必然的逻辑,但因为一二级市场联动,因此也有相关性。”康佑嘉称,近几个月,券商债券固收领域都岌岌可危。

不过,的相关性其实是因发改委财金司前任司长张东生立案侦查而引发的一连串连锁反应,这也导致了多家券商固收高管集体陷落。

去年10月,宏源证券债券销售与交易部总经理陈智军及副总经理叶凡、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副总裁侯宇鹏、债券交易部总经理谢文贤相继被公安机关调查。海通证券北京债券融资部总经理曲林也在配合调查中。

被调查的几乎全部是在企业债承销市场做到前几名的主流券商负责人。

这一次,银河证券也不例外。相关数据显示,在代旭执掌银河固收业务条线的两年多来,银河证券的债券承销业务亦曾大起大落,2012、2013年两年期间,银河证券的债券承销业务收入分别为5.1亿元和1.9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74.06%和-61.76%。

今年上半年,银河的债券承销业绩表现也颇为突出,其收入达3.4亿元,已实现该项去年全年收入的174.36%。

康佑嘉告诉笔者,企业债发行虽然从立项到项目结束有若干个环节,都涉及利益分配,但是,要查清一级债券分销非常简单。因为每一笔交易,交易中心都有记录,包括交易对手名单、银行卡账户、交易信息、交易价格等等。

此外,债券一级市场黑色利益链来源无非就两块:一是项目发债获批的回扣,以及在债券分销时指定给关系户。

康佑嘉分析,发改委这条线上的问题人员清查得也差不多了,接下来,还会有小券商被牵连曝光。

对于债券打黑,康佑嘉们无不拍手称快。“由于债券承销市场潜规则的存在,把市场都搞乱了,我们做债的根本拿不到债,卖债的也没有量。”

谁是下一个?

谁会是债市打黑的下一个目标?这是一个上帝听了也会微笑的问题。

众所周知的是,中国债券市场是多头管理的市场。2013年初开始的新一轮债市打黑风暴席卷金融机构,多家银行、券商、基金、信托等机构的固定收益部业务骨干被查,案涉债券发行的一级半市场的腐败,以及债券交易中的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行为。期间,更有发改委、财政部多名官员落马。

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管辖的债券市场却毫发未损。

“既然国债、企业债都暴露出这么大的问题,那么其他(债券)品种就没事了? ”梁树(化名,某券商销售交易负责人)称,这是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的。

不过,梁树判断,这把火可能烧不到交易商协会,因为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是由央行主管的。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以及央票,都属于央行监管的管辖范围。

他分析,这一轮打黑,虽然是从二级市场烧起来,后来又蔓延到一级市场,但一个关键的触发因素是,财政部、发改委高官案发引起的从上至下的彻查,才导致多起案件曝光。

近日坊间传闻称,郭树清将接替周小川,升任央行行长。不过,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相关部门证实。

笔者发现,行业人士对交易商协会颇有微词。交易商协会秘书处下设的估值工作小组的封闭式运作也深受行业诟病。

“估值小组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标准,只有一个大致的标准,比如按市场承销情况,按风险利差溢价算出来一个指导利率。”梁树认为,“多少有点暗箱操作的意思。不过,这其中有没有利益交易就不得而知了。”

其次,企业发短融、中票时,估值小组会事先设置一个指导利率。这一利率与市场利率之间往往存在一定的价差。

这一情况直至去年丙类账户代持事发,交易商协会整肃一级半市场后才有改观。按照中央的要求,交易商协会将弱化定价估值的作用,适当时候将不再公布定价估值。

此前,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的发行利率往往高于二级市场收益率,在承销商的分销等环节中,存在着大量的利益输送空间。

此外,银行间债市交易是一对一成交,不像交易所撮合成交那样公开透明。“弊端是大家知道交易对手是谁,没有做到投资和交易的隔离,容易产生小圈子,滋生交易。”梁树说。

虽然国外银行间市场也是一对一私下交易,但是“这种移植过来的一对一交易其实不适合东方文化“。做过外盘交易的梁树说,国外在询价、报价时根本不会考虑到是否与你认识,有没有私交。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蒸汽锅炉
兄弟缝纫机
四川宜宾茶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