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归真堂用熊胆制药屡遭公众阻击陷道德拉锯战

2019/06/13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归真堂用熊胆制药屡遭公众阻击 陷道德拉锯战(图)归真堂究竟有无虐待黑熊?传统中医与现代社会文明是否发生冲突?可否人工合成熊胆?   看

归真堂用熊胆制药屡遭公众阻击 陷道德拉锯战(图)

归真堂究竟有无虐待黑熊?传统中医与现代社会文明是否发生冲突?可否人工合成熊胆?   看似简单的事件却不断发酵成为一个公共事件,以不同的维度呈现在公众面前——阻击归真堂上市 道德与法律孰重?   总部位于福建的制药企业归真堂用熊胆制药,在其冲击创业板上市的关键时刻,遭到了众多公益组织和社会人士的阻击,纷纷指责该企业活熊取胆制药手段十分残忍,一旦上市将是对社会文明的挑战。   在这场有关法律、道德、医学的辩论中,真正的利益相关方——归真堂却一直保持缄默,取而代之的是行业管理方的中国中药协会,一直站在辩论前沿,他们称,中国人工养熊业早已进步,残忍的活熊取胆已是过去时。   这是理念之争还是利益博弈?归真堂究竟有无虐待黑熊?传统中医与现代社会文明是否发生冲突?可否人工合成熊胆?看似简单的事件却不断发酵成为一个公共事件,以不同的维度呈现在公众面前。   本报连日跟进此事,发现归真堂作为企业上市并无明显违规缺陷,但舆论与道德的指责却使得整个活熊胆入药以及整个行业遇到了强烈的挑战。在法规的空白下,归真堂上市遭遇的是一场“道德阻击战”。   “我们不是针对一个企业的上市”   微博上流传着一组很有名的照片,记录了某制药企业从活熊身上取胆的行为,在熊活着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将一个金属管地插入熊的胆囊,另一端露在熊的腹部外面,以长期多次抽取胆汁。黑熊因为伤口裸露在外,永不痊愈,所以经常感染,而黑熊则身着铁背心,被关在铁笼中。   这张被称从黑熊养殖基地流传出的照片以其强烈的冲击力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如果你听过黑熊被活取胆汁时的喊声,你一辈子都难以忘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由此发起倡议,拒绝活取熊胆,拒绝熊胆制品,并在阿里巴巴及淘宝拒售熊胆制品。与此同时,在淘宝聚划算举行义卖,所得利润全部用于拯救黑熊。从今年开始,阿里巴巴将组织员工定期去看望被拯救的黑熊,让更多的员工有保护动物的意识。   倒退数十年,对于动物权利的保护似乎很难成为一种公众行为,伴随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些年人民越来越注重动物权益和自然环境的保护,不断涌现一些民间组织来维护动物权益。亚洲动物保护基金和它基金就是其中的代表。   亚洲动物基金一直致力于反对归真堂的这种残忍牟利行为,在获悉本次归真堂冲击创业板上市的消息后,开始不断发布言论对其进行抨击。   “我们不是针对归真堂这个企业,更不是要阻止它上市,我们是针对这个行业。”2月15日,该组织外事总监张小海对本报表示,如果归真堂一旦上市,那么将是这个组织理念的严重挑战。“我们就是反对活熊养殖业务,特别反对活熊取胆。”   他告诉,该组织注册于香港,创办人一直生活在香港,从1991年开始接触并了解活熊养殖内情,于1993年正式投入反对该行为的事业里。该组织在全世界均设有募捐办事处,在中国大陆的募捐处位于成都,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有密切合作关系。   中国中药协会之前指责其被利益集团操纵,而张小海称基金会每一分钱都可以公开来源,经得起审计,并在2月13日已发制止函给中药协会要求其停止不当言论。 [1][2][3]下一页“不是为了某企业是为了一个行业生存”   2月13日,70多位知名公益人士签名的反对归真堂上市的函件已交送中国证监会。签名者包括韩红、崔永元等知名人士,风波再起。   2月16日,在事情不断起变化的时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站在北京梅地亚发布厅,向台下大批全面澄清外界关于取熊胆制药企业归真堂上市的疑问。   支持该企业上市的中药协会之前认为,亚洲动物基金丑化中国养熊产业,是在打压民族中药,该协会指责该组织称,“我国养熊业如果被打垮,许多急救药将消失,153个含熊胆中成药将不存在,183家制药企业年100多亿元的市场将拱手相让,数万工人将失业。”   但在当天的采访中,房书亭没有再提及这个言论,对亚洲基金会发来的制止函,他表示研究研究后再回复。他只是想向公众澄清下目前中国黑熊养殖的现状,“和他们说的并不是一个样子的。”   据房书亭介绍,活熊取胆是邻国传来的技术,“黑熊的胆汁做一个管子,长期留在熊的腹部,需要的时候取一些,甚至还有在熊的腹部留了一个盒,使胆汁分泌下来就进入盒子里,然后取回来。实事求是地说,这个办法我认为也是残忍的,在我们国家个别的一个时期也出现过,但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情。”   “中国人民是善良的人民。”他告诉,上个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中,我国科技人员就进行无管引流技术的研发,并取得了成功。这个技术利用熊自身的软组织来制造一个胆囊,与腹壁的胆汁流导,用灭菌后的引流管插入消菌后处理的括约肌,“我打一个比喻,像皮筋一样,药管插进去之后张开了,张开之后胆汁就流下来了,这个过程熊可以自由地进食,包括吃蔬菜、萝卜,甚至吃到喜欢的蜂蜜,没有异物感。”   为了急于说明这个技术的先进,他曾在一次会上讲到,据他观察,“熊进行无管引流胆汁时没有看到熊有异样,感觉熊甚至很舒服。”这一言论立刻在上遭到民的强烈抨击。针对此前这一言论,16日的发布会上,房书亭进行了道歉,“我把严肃问题说得有一点太俗了,其实这项技术就如同得了直肠癌的病人采用人工造瘘一样。”   对于黑熊养殖,我国曾有明文规定限制参观,亚洲动物基金会方面也承认自己从来没有去现场看过目前的黑熊养殖状况。“按照国家规定,养熊场封闭保存,不能跟参观马戏团一样想去就去。我国目前有68个黑熊养殖场,如果大家希望参观那个,实地考察,中国中药协会愿意成就此事。”房书亭说。   虽然房书亭当天声称,协会是为了整个行业利益不是为了归真堂的企业利益,“归真堂目前还不是我们的会员单位。”然而,在该协会页上看到,归真堂在其副会长单位名单之列。   归真堂上市没有法律障碍只有舆论阻力   抛开理念的争论,归真堂上市究竟合不合法?   “归真堂上市,形式上并不违法。”多年从事公司上市业务的律师宋一欣评价,“问题主要出在企业社会上。公司IPO审核前,需要有公信力的部门去调查并公布情况,”   “真实的活熊取胆并非公众想象的那么痛苦,整个无管引流过程仅仅持续10秒钟左右。”中药协会长房书亭一再强调。   但张小海对此完全不认同,他认为所谓无管引流,是在黑熊胆囊部位人工制造一个微创通道,并于每天早晚使用伸缩性塑料管插入其中引流胆汁。“在我们救助的黑熊里就有无管引流的黑熊。长期不能愈合的伤口会引发黑熊胆囊炎、肝炎、肝癌,包括骨骼、精神方面的一系列病症。”张小海说。   在一项络调查中,在对如何看待熊胆贸易的问题上,有90%的友认为应该立法禁止一切有关熊胆的贸易,并怒斥这种行为极其残忍。有5%的友认为,该行为需要加以限制,有2%的友认为此行为不必限制,因为熊胆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对于归真堂上市的问题,有93%的友表示不会参与交易。   虽然道德指责声音强大,但目前的状况是,“活熊取胆”在我国属合法,归真堂不仅具有合法的经营资格,而且也经过了正规上市手续的审批。从法律层面上讲,归真堂上市并没有制度限制。   中药协会完全支持归真堂的上市计划,他们认为该企业上市没有法律障碍,有的只是舆论压力。   “如果有一部动物保护法,如果黑熊取胆被法律所限制,则不会有现在的纷争。”张小海说:“现在确实没有明确规定不让活熊取胆,但有19个省的林业负责人已经公开承诺不再允许养熊厂存在。”   人工合成熊胆市场迟迟未开放   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社会指责其取胆方式太残忍,行业牵涉病人利益以及经济利益广泛,那么在这种矛盾纠结下,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取代活熊取胆?   人工合成熊胆的技术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人工合成熊胆是否具有可操作性?双方一直各执一词。张小海告诉本报,人工合成熊胆技术在国外已经成熟,据称完全可以代替活熊胆,但不知何种原因,我国迟迟没有放开这个市场。   房书亭否认了这个说法,称这项技术在我国一直处于研发阶段,尚未成熟。“我们愿意为这个技术的研发做应有的贡献,但如同麝香一样,即使有人工的,也存在养殖的。”   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高学敏直言,熊胆入药在我国有上千年历史,许多着名的中成药中都有熊胆成分,一直延续到今天也是临床不可缺少、不可取代的。熊胆作为中药广泛使用,不是可有可无的问题,而是不可取代的问题。社会上认为可有可无的说法、熊胆没有疗效的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   有人质疑是因为人工养熊的产业过于庞大,所以给这项技术的出台普及造成阻碍,对此房书亭回应:“国家因为某一个产业强大,而阻挡人工合成熊胆技术,那不太可能。”   原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龙致贤教授对本报表示:“人工合成熊胆技术已经立项,目前国家科技部正在立项研究中。”   双方各执一词的背后不仅有理念的争斗更有利益的博弈,此事结局如何尚未有定论。2月15日起,沉默的归真堂开始逐步公开自己的生产养殖情况,以期解开公众的道德疑问。毕竟,上市企业不仅要在经营上符合法规,更要在社会和资本文明领域做到表率。 前一页[1][2][3]下一页支持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   利益相关方为什么就不能说话   :传统中药目前发展现状如何?   房书亭:中药的来源主要是动物、植物和矿物,根据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我们全国搞的第三中药资源普查的情况来看,我国有12809种中药资源,有11146种是中药,占资源的87%,有1581种动物药,占中药材的12%,目前药源紧缺,尤其是动物类的药材资源稀缺,尤其珍稀的动物药材濒临灭绝,形成了中药发展的瓶颈。1984年我国从邻国引进养熊取胆汁,进行家养繁殖,形成今天的这么一种养熊取胆的方式,从养熊的角度讲,这种方式改变过去的落后,更好的保护熊类的野外资源。   :现有对禁止活熊取胆有无法律规定?   房书亭:我国熊类保护涉及到相关的法律法规,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这个是根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进出口管理条例》,《濒危野生动植物公约》等,1988年国务院发布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名录,在这个名录里面,将分布于我国的黑熊、棕熊、马来熊列入国家重点保护动物,黑熊、棕熊属于我们国家内部管理的二类野生保护动物,可以在国内进行商业贸易,严禁出口、进口。   :作为利益相关方的行业协会,您站出来为归真堂发言是否妥当?   房书亭:中国中药协会不是一些中药企业的利益代表方,根据国家关于协会成立的宗旨,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和企业、政府之间进行沟通、服务和自律的一个组织,我们不是代表中药厂利益的一个相关方。   退一步讲,如果是利益相关方,是不是我们就不应该说话了?面对分歧,甚至质疑、反对,我们也可以讲讲我们的道理,关键看你讲的道理是不是道理,能不能站住脚。   :人工合成熊胆能否取代活熊取胆?   房书亭:人工合成和天然熊胆之间在医疗效用方面的差别、人工养殖熊和野熊之间的生存状况和它的寿命等等这方面的差别,我们有科研单位在做一些具体的研究,关于人工合成的熊胆的某些成分,尤其是重点成分熊去氧胆酸不能代表熊胆的全部功效,这已有相关科研单位在药理和临床上做了初步验证。   反对 亚洲动物基金会张小海   我们的目的是推动法律出台   :你们反对归真堂上市的依据是什么?   张小海:纠正下,我们绝不是针对某个企业,而是针对整个活熊取胆这个事情。如果归真堂这样的企业上市,那么对我们推广的理念将是严重的挑战。   :中药协会称你们受利益集团驱使,对此你们有何评论?   张小海:在捐款方面我们有明确的政策,与药企相关的或者与动物相关的产业,那怕是再大的一笔钱我们都不会考虑。每一个药企或者多数药企都有动物实验过程,我们作为动物福利组织是反对动物实验的。我们绝大多数捐款都是小额捐款。   :对于目前没有法律规定出台的现状你如何评价?   张小海:我们终的目的就是要推动法律推台,我们坚决反对活熊取胆,这和我们倡导的理念不相符,也不是一个文明社会存在的行为,动物也应该得到善待和保护。在法律不完善的情况下,已有人甚至想搞募捐独立出资购买下该企业。   :你们是否去过现在的养熊场?现在通行的无管引流术效果如何?   张小海:养熊场按照现有规定是不对外开放的,我们很希望能去现场看一下,但所谓的无管引流仍然需要在熊的肚子开一个洞,还是要和熊的胆囊连在一起,胆囊因此暴露在外界环境中还是会感染。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隐蔽性更强,让人看起来熊不痛苦了,但实际上仍很残忍。( 车辉)

前一页[1][2][3]

中医方剂
淋巴瘤性痒疹
手游排行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