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83岁牛犇入党做一个好人当一位好演员够不江

2019/01/13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83岁牛犇入党:做一个好人当一位好演员 够不够?窗帘还没泛白。一整晚,每过一会儿,牛犇就要起身看一眼窗。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入上影

  83岁牛犇入党:做一个好人当一位好演员 够不够?

  窗帘还没泛白。

  一整晚,每过一会儿,牛犇就要起身看一眼窗。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入上影厂67年,入演员行73年,从未在大戏开拍的前夜紧张过,但这个晚上,83岁的他睡不着。

  这是2018年5月31日凌晨。

  几个小时后,中共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演员剧团支部党员大会将召开,讨论牛犇的入党问题。

  牛犇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上午10点整,在虹桥路广播大厦18楼,上影演员剧团的会议室里,支部成员已围坐一桌。

  这是人们熟悉的面孔:演员严永瑄、王志华、崔杰、吴竞、陈鸿梅等都作为支部成员赶来了。

  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受邀列席。

  牛犇穿着红色的格子衬衫坐在椭圆桌子的中央,忐忑不安地交叉双手,不时整理头发、拉拉衣领。

  所有来的人,都是与他共事过的老朋友,交情少则十几年,多则几十年。

  过去剧团例会,每次业务会议结束、支部生活开始前,党员们会对群众们说“接下去是我们支部开会”。

  今天,牛犇能不能成为“我们”?他紧张了。

  [一]牛犇在宣读入党志愿书。

  沈阳 摄牛犇不怯场。

  10岁次站在大导演面前,他毫不紧张。

  那是1945年,演员谢添带着牛犇去导演沈浮处面试。

  到了中电三厂(北影厂前身)厂办办公室,牛犇进门,一蹦坐在沙发扶手上。

  谢添一愣,沈浮导演也一愣。

  但正是因为这样,导演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放得开、有表现欲的牛犇。

  牛犇一直把谢添视为师父,是将自己带入电影圈的引路人。

  很快,牛犇就在沈浮导演的《圣城记》中演出,之后在《满庭芳》《甦凤记》《天桥》《十三号凶宅》里接到角色,成了片约不断的小童星。

  但很少有人知道,童星在来到电影厂前,究竟经历过什么。

  牛犇出生在天津,父母都是城市贫民,生活匮乏到他只知道自己属狗,却连出生的具体年份也不清楚。

  在他9岁那年,父亲感染白喉,无钱送医,回家后不久病死,众人瞒着因为流产血崩而卧床休养的母亲,孰那些可以让我们珍爱的东西料母亲像是冥冥中知道了什么,也咽了气。

  同一天里,父母双亡。

  破旧的院子里,一里一外停着两具棺材,环顾一圈,四壁皆空,牛犇没了家。

  哥哥在北京的中电三厂找到司机工作,将牛犇和妹妹接去

83岁牛犇入党做一个好人当一位好演员够不江

  当时日本人刚刚投降,城里一片混乱。

  白天黑夜,哥哥开车接送演员化妆拍戏,牛犇就和妹妹住在厂里的前院。

  哥哥劳苦一天,带回家一块饼,牛犇吃一口,却开得那么恣意灿烂还要留一口给妹妹。

  正在长缘只是一个相遇身体的牛犇老觉得饿,但不敢说。

  他就想知道一回:“吃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当时电影厂的很多演员也住在厂里大院,牛犇就帮大家跑腿、送东西;晚上演员上剧组演戏,他帮着在大院里看小孩子。

  演员谢添也住这儿,牛犇常常帮谢添自行车打气。

  谢添留意到这个和大家打成一片的男孩——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矮小、头大,但眼神里透露着聪明、要强。

  所以当得知《圣城记》正缺一个村童角色时,谢添想到了牛犇。

  《圣城记》里,齐衡扮演的游击队员在教堂后院擦枪,忽然日军要来搜查教堂。

  牛犇扮演的村童小牛子赶来通风报信,让游击队员及时撤离。

  日本鬼子走进教堂时,发现地上有一个烟头,小牛子见状,立即机灵地捡起烟头叼在嘴上。

  饰演日本鬼子的韩涛也住在大院里,平时很和善,牛犇在片场看着他总想笑,怎么也演不出畏惧感。

  导

烫金机报价
东莞宝丽代理
徕卡报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