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真假众筹众筹平台角色重塑四年未竟

2019/09/16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见习 汪传鸿 北京报道过去一年,众筹平台的排名变化颇大。其背景是,行业正处于快速变动期。艾瑞咨询预计,未来三年中,权益类众筹增长率将达到

见习 汪传鸿 北京报道

过去一年,众筹平台的排名变化颇大。其背景是,行业正处于快速变动期。艾瑞咨询预计,未来三年中,权益类众筹增长率将达到150%以上,交易规模有望在2017年突破70亿元。

对于所有众筹平台的玩家而言,目前谈的意义似乎并不大:毕竟,谁能抓住未来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的市场爆发期,才能笑到。

眼下,创业者和众筹平台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无形博弈:拥有资源的平台易被创业者选中,而具备良好团队和商业模式的创业项目则能在众筹平台内分一杯羹。但事实上,越来越多被众筹平台视为“标杆”的项目也被外界普遍质疑:这些优质项目本身拿到风投的资金并不困难,这是否背离了众筹的初衷?

资源博弈

按照艾瑞咨询公布的报告,截至2014年年末,京东众筹、众筹和淘宝众筹分列权益类众筹规模的前三。近日,由垂直门户零壹财经统计的数据显示,京东众筹在2015上半年的市场占有率近60%。

京东产品众筹事业部总经理高洪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称,京东商城的流量和项目推广,是京东众筹平台的主要流量来源。此外

,目前京东众筹已经“积累了200万粘性用户”。据悉,目前京东众筹的项目多来源于创业者主动申请、合作伙伴推荐以及京东众筹项目经理的渠道拓展。

团队、商业模式和项目资源被京东众筹列为主要考量的三大因素。而来自电商平台导入的流量,被外界视为京东在产品众筹上的优势之一。此外,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占据产品众筹份额的智能硬件,无疑和京东商城在3C品类销售方面的优势有所契合。

“不少消费者比较认可京东品牌”,易观国际分析师来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京东平台一方面为参与众筹的产品提供背书,此外“京东、淘宝等推出的众筹平台,基于所背靠的资源,能够对支持创业者的资源更多。”

“在文案、设计、运营等多个方面,创业者均需要帮助。”高洪偲称,京东推出的“雏鹰计划”,就是基于京东资源全方位地扶持创业者。

众筹方面同样表示,“众筹解决的核心问题还是对创业者的帮扶。”平台在这一点上的作为,将左右创业者对平台的选择。

这种情况下,众筹平台在提供自身资源之外,需要拉拢更多的合作伙伴来服务创业者。众筹方面称,“公司旗下加速器还为创业者提供包括办公场地、公司注册、工商、税务、法务、HR、投融资、市场资源对接在内的一站式服务。”

目前,智能硬件仍是众筹平台资金流向的品类。以京东众筹为例,尽管京东众筹平台上,智能硬件以外的项目数高达平台内整体数量的70%,但募集资金的60%仍旧流向了智能硬件。换言之,仅占总数30%的智能硬件拿走了流入平台超过一半的资金。这也是各大众筹平台的普遍现状。

在智能硬件之外,推出生活美学和文化品类产品,是京东希望能够开辟的新战场。但实际情况并不如预期——高洪偲向坦承,目前智能硬件在整个众筹平台上所占份额仍旧,而在影视、设计等文化领域,优质项目非常难找。

此外,来妍认为综合类的众筹平台正在挤压垂直类众筹平台的生存空间。按照艾瑞咨询的统计,无论项目数量还是项目积累资金,垂直类众筹站与综合类众筹平台均相差数倍。

真假众筹

2011年上线的点名时间,一度是国内早和的众筹平台。2014年4月,点名时间宣布离开“众筹”行业,转型产品预售,随后又宣布再度回归众筹业务。点名时间CEO张佑认为,众筹在国内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在产品针对极客还是普通消费者上存在混淆,二是众筹对于消费者的保护机制不够完善。

一位点名时间内部员工告诉,目前点名时间仍处在内部的调整期。

点名时间的“纠结”,体现了国内环境对于“众筹”的理解存在偏差。大众理解的众筹等于“预售+团购”的模式,其原因在于,部分众筹项目并非因为筹资而登陆众筹平台,更多是希望借助众筹平台来获取关注度。

“销售渠道排他性、消费者先付款的预售性、资金规模的限定性,是众筹区别于团购、预售的不同。”高洪偲称。众筹方面则认为,生产流程时间是区分众筹和电商销售的主要因素,那些自称为产品众筹,但在筹资完成前即进行量产的,无疑是传统的商品预售。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争议也暗含着业界对众筹所体现的价值的模糊判断。

“有的人认为是帮助、有的人认为是投资、有的人认为是预售。”张佑曾表示,众筹一词在国内的定义非常模糊。与此对应的是,国内目前对于众筹的相关法律法规仍不够健全。类似于“众筹到底是什么”的问题,同样是高洪偲的困惑。其认为目前回答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

即便如此,市场的增长势头已经来势汹汹。

“有些众筹平台上,会出现厂商众筹刷单以及众筹成功后出货延迟情况。”高洪偲称。业内普遍认为,目前国内的众筹平台缺乏对于消费者的保护,若社会整体的征信体系建设无法跟上,众筹平台就需要依赖自我约束。

眼下,国内的众筹信任度相对较低。但高洪偲认为,“国内和国外众筹行业的差距还是在逐渐缩小”。另一个被提及的问题是,目前国内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较弱,放上众筹站的商业计划极易被迅速复制。

在此基础上,商品众筹的盈利模式目前仍不清晰。许多众筹平台仍是免费面向创业者。京东众筹方面选择向创业项目方收取3%的服务费,此举一是为了设立准入门槛,二是用于提供对创业者的服务支持。

不得不说,作为“舶来品”,众筹模式被引入中国四年后,其角色重塑仍在进行之中。

作者:汪传鸿

false

21世纪经济报道

report

2656

见习汪传鸿北京报道过去一年,众筹平台的排名变化颇大。其背景是,行业正处于快速变动期。艾瑞咨询预计,未来三年中,权益类众筹增长率将达到150%以上,交易规模有

大庆牛皮癣医院哪家
石家庄治疗不射精症方法
潮州整形美容
曲靖治疗阳痿方法
郑州痛风风湿专科医院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