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拨云见日

2018-11-10 19:14:13
拨云见日 就从1966年之后的日子算起,李德胜的能写会画的手艺没能派上用场,倒是理发的手艺让他安身立命的初阶段算是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起步,那个时间长规模很小的理发店。

他娶妻生子收徒弟,这些都有赖于理发的手艺。

第二个阶段,理发店换成了药材铺。

他写写画画的手艺也多少派上一点用场,他用土法给人治病,当然少不了画纸符让患者喝他的符灰之水。

辨别料理草药的手艺让他免去了砍柴种地之苦,却也同时给他带来倾家荡产之祸。

三份薄技给他人生开始的两个阶段分别带来生机,但没有哪个手艺真正带给他让人羡慕的富足生活。

学做纸工则是他在走投无路之际的一个权宜之计。

当初他就没想过会长做,完全是做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很像那撞钟的和尚。

纸工是他的第四份手艺。

学做纸工其实不复杂,像他这样有极好的写字绘画基础的人,学来尤其容易。

在常规意义上,有一些简单的设计和构思,做一些简单的剪裁和粘贴,备一些简单的图样加模仿。

纸衣纸裤纸帽纸鞋,纸金纸银纸箱纸柜,纸骡纸马纸猪纸羊,再有就是纸人了。

他很快成了行家里手。

每年鬼节之前的那一周,是他和其他纸工收获的季节。

鬼节是海南岛的大节,各自然村行政村都有自己的集市,专门买卖五花八门花样繁多的纸品。

到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鬼节的热度到达高峰,一天里卖出的纸品相当于整个一周的全部。

换句话说,鬼节之于纸工,相当于秋天之于农家,全年的大部分收入皆来源于此。

鬼节卖的纸品是纸工全家人积累三个月的辛苦,这一点也很像农家种田要劳作几个月一样。

那些纸品在家中堆积如山,差不多占据了屋子里所有的空间。

那也不是说余下的九个月,李德胜他们就无事可干。

生老病死这种事在村里随时随地都有发生。

谁家有了丧事,个想到的一定是李德胜。

没有一个家庭肯让自己的亲人空着两只手去阴间,真金真银真车真马备不起,纸的总归要备足。

正常情况下,一家的丧事忙七天下来,李德胜的收入基本可以维持一个月的生计,大概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而一年一度的鬼节,他一家人联手从做好到卖出,再减去买纸买竹篾买绳的费用,余下的纯收入可以确保半年以上的生计。

做七天便可以一个月衣食无忧,这在农村太了。

如果这一年村里多走了几位老人病人,李德胜这样的纸工之家的日子就红火得令所有乡亲们羡慕了。

穷途末路的一次无奈之举,居然成绩了一份李德胜想也不敢想的富足日子,这一点让他始料未及。

选自《牛鬼蛇神》马原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