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救心药鱼精蛋白全国告急医生连夜借药

2018-11-02 13:21:53

“救心药”鱼精蛋白全国告急 医生连夜“借”药

鱼精蛋白注射液  这是真的:心脏病人急着手术 医生连夜跑到其他医院去“借”药!  南京各大医院“鱼精蛋白”纷纷告急;探究“独门解药”断档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北京紧缺、上海紧缺、广州紧缺……鱼精蛋白,一种心脏手术必需的药品,这两天几乎引起了全国医疗机构的注意——因为这种药品严重缺乏,已经有很多医院被迫停止了心脏手术。昨日从南京多家医院了解到,这种独门救命药在南京各大医院供应紧张,一些三甲医院已经没有储备,靠医生四处“借药”,而相对有所准备的医院储备也不足一个月。一旦厂家后续供应不上,很多医院也将面临手术停摆的风险。  什么是鱼精蛋白  既然缺货,换一种药行吗  鱼精蛋白到底是什么药?每支售价仅十几元的鱼精蛋白注射液,为何弄得全国紧张,难道就没有其他药物可以替代吗?  “它不可替代。”昨天,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心胸外科专家刘志勇教授告诉,这种鱼精蛋白注射液,是从鱼类新鲜成熟的精子中提取的一种碱性蛋白质的硫酸盐,是心脏手术中的必用药,且无其他药品可替代。因为心脏手术结束时,要用鱼精蛋白,这样病人的血液才能凝固,才能结束手术;否则出血就不止,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以说,有心胸外科手术就有鱼精蛋白,这种老药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这样一种不可替代的‘救命药’居然要停产,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南京一名心胸外科医生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一旦真“断档”,要命。  南京医院有多缺?  昨天凌晨医生连夜“借药”  儿童医院、鼓楼医院能撑一个月,医院全靠外借了  医院缺:凌晨到迈皋桥“借”来救急  在全国多城市出现鱼精蛋白紧缺的情况下,南京情况到底如何呢?昨日采访南京各大医院了解到,一些三甲医院都已经没有了库存。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刘志勇副院长告诉,昨天凌晨送来一名心内膜炎病人,需要进行急诊心脏手术,“鱼精蛋白药剂科只有4支,按病人体重计算需要至少7支,医生连夜到迈皋桥一家医院借了4支救急。”  南京市儿童医院副院长莫绪明告诉,他们的情况稍微好点。因为从4月份开始供货就很紧张,所以他们有意识地多储备了一些,所以还能撑一段时间。莫绪明介绍说,儿童医院是全省心脏手术量多的医院,现在平均每天要做6到8台心脏手术,多一天要做10台,“就算是节省着用,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  莫绪明叹息说,现在天气凉快了,来排队做心脏手术的患儿也越来越多。“对于那些择期手术的孩子,我们都无法和家长说,手术到底能不能做了。”  “你问我能撑多久,我不知道,可能就一个礼拜。”南京市医院副院长、心外科主任陈鑫教授告诉,该院心脏外科的手术量比较大,每天平均要开5台,平均每个病人大约需要5支鱼精蛋白。现在全部需要到外面去借,可能一周后就会因为找不到鱼精蛋白而停止手术,这简直不敢想象。  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王东进教授告诉,医院之前四处收集,储备了一些,但是按现在的手术量也只能维持一个月。  医药公司缺:每家医院给4支,等于没给!  着急的不仅仅是医院。昨天,了解到,在省医药公司、南京市医药公司,该药也已告罄,正派人四处找药。  省医药公司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与偏远省份联系调拨,但回答都是无多余存货。“医药公司昨天还跟我们说,每家医院只能供4支。”  一位心胸外科医生告诉,4支是什么概念啊?每支药50毫克,4支只有200毫克,但正常一个60公斤体重的病人就需要300毫克。“我们医院的心脏手术还算少,听说有的城市,大医院做手术需要病人自带鱼精蛋白。”  医院没辙:“借”不来,只好让病人自带  没有药,但是要救命,怎么办?了解到,目前各家医院用药都是医生通过私人关系,到下面二级医院,或者到有合作关系的医院去收集来,甚至有的医院需要病人自己找来。  一位专家告诉,一般来说,三线城市的医院心脏手术量相对少些,所以库存没有那么紧张。但是鱼精蛋白不仅仅是用于心脏手术,比如还用于透析病人,在紧急抢救时也会少量使用。况且现在供货这么紧张,一些医院即使有库存也留着自己备用,所以并不是非常好收集。  过去还有进口药,但国家近几年对于蛋白制品管理严格,所以进口蛋白制品也买不到了。那么能不能从海外带些进口药物呢?南京一位医生告诉,他们原先也想过托国外的朋友带一点过来,但是海关那里通不过。  为什么鱼精蛋白突然紧缺?  A 原料短缺?  作为全国的鱼精蛋白生产厂家,上海生化药业有限公司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鱼精蛋白的原料有季节性,且由于海洋污染,确实存在供货紧张的情况,但目前该公司还没有彻底停产。  然而昨日在采访的过程中却了解到,专家们都认为,原材料供应不足并不是“断档”重要的原因。“这种药使用已有多年,从未出现过这样大规模的供应紧张的问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鱼精蛋白除了用于医疗,工业上还可作为防腐剂材料,相比较工业对于这种原材料的需求肯定要比医疗大,而医疗上首先应该是优先保证供应。  B 倒逼涨价?  尽管药企一直称断货是原料不足导致的,但业内人士分析,有可能造成“断档”的原因是药便宜,企业无利可图。  一位医生告诉,有心胸外科手术就有鱼精蛋白,他印象中有十几年没怎么涨价了,“现在物价这么高,企业肯定已经没有什么利润了。”  “每支鱼精蛋白,医药公司卖给医院是9元左右,而医院卖给病人10多元。这个药十几年的政府定价都没有变动过。”一位业内人士说,全国一年也就30多万台心脏病手术,所以这个药的用量不算大。对于药厂来说,用量上不去,还要算上物流等成本,划算吗?当生产这种药品的利润很低或者没有利润空间时,自然会选择停产。同样道理,你会发现,市面上一些药效很稳定的老药也在渐渐淡出。只不过其他的老药消失了,还有替代品,所以你觉察不出来。但是鱼精蛋白生产的企业很少,又没有替代品,所以一旦停产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当然也有可能是企业主动限制货源,从而倒逼提高价格。”不过这位专家也表示,目前这些都只是猜想而已。  为什么全国只有一家生产?  那么,按常规思维:一家停产了,还有其他企业呢,怎么会“断档”呢?  在采访中,惊讶地了解到,目前我国只有三家医药企业获得了生产鱼精蛋白这种药品的批文。但另外两家早已因为其他原因停产了,目前只有上海一家尚在生产——南京各医院使用的都是上海的这家企业生产的。  “过去我们还用过珠海生产的,我印象中还有好几家企业生产过鱼精蛋白注射液,现在只有上海一家生产了。”采访中,一名心胸外科主任医师说,没利润,生产鱼精蛋白这种药的企业越来越少了。  对于这种现象,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只有一家企业供货,形成了“孤儿药”,一旦停产,势必就会使得这种药消失,会造成一些负面效应。  昨晚,就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又得到一个消息:目前拥有鱼精蛋白生产批文的三家企业中,除上海的厂家外,北京悦康药业集团已在药监部门的协调下开始生产,但是目前只供应北京地区的医院。(本报 于丹丹)  ■另有一说  价格十几年不变,企业也难  对于紧缺的现实,南京医院的专家纷纷呼吁,政府利用行政手段督促企业生产和调配。“已经几个月下来了,这种短缺的情况一直没有缓解,其实是很不应该的。不能因为一支10块钱的药物缺货就停下手术,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一位外科专家表示,对于这样的企业行为,政府相关部门应当及时监控,一旦发现减产要及时干预。  同时,有关人士也指出,这么多年下来,鱼精蛋白的价格却和当初一模一样,企业的苦衷也是可以理解的。完全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去调节药品生产是不够的,一些特殊的药物,应当保证给药品生产企业合理的利润,让他们有持续生产的积极性。国家在遏制药价虚高的同时,对一些关系民生、价格低廉的药品必须有所保护,不然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类似老药面临减产甚至停产消失。”  本报 于丹丹  ■厂家回应  9万支鱼精蛋白月底投放市场  13日从上海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了解到,上海市相关企业已加大力度组织生产,9万支鱼精蛋白注射液月底即可投放市场。  上海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表示,经过排查,上海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现有“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库存近3万支,生产下线的一批9万支注射液经过检测后,预计9月底就能投放全国市场。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原料供应比较紧张,“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的生产一度受到影响,但企业没有停产。目前,上海主要医疗机构的“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的库存和供应情况基本正常。(据新华社)

成都幼师学校
铂铑10
装载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