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连古城传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红尘客栈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  黄梅雨的季节还没有到来,但是江南的雨水像是长了脚一样,轻轻落在雾茫茫的水面,绽放成三寸金莲。  无

红尘客栈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  黄梅雨的季节还没有到来,但是江南的雨水像是长了脚一样,轻轻落在雾茫茫的水面,绽放成三寸金莲。  无边的战火还在江北岸延烧,生灵涂炭,千里狼烟,坐在红尘客栈似乎随风能够听见万千冤魂的呜咽,可是这一切,于他来说,已是明日黄花。  整个天朝,大厦将倾,岂是一人可以独立支撑?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三个月前,他来到红尘客栈,对窗而坐,一壶酒,一声长叹,一袭白衣,一江春雪。  她轻移莲步,到跟前,端上一壶绍兴的女儿红。“客官,请饮酒。”  “谢。”他说,先付了酒钱。  从来,相互之间敬如宾、淡如水。  今天却与往日不同,问:“可否有浓烈的酒?”  她稍微为难,说道:“什么样的酒才是浓烈的酒呢?”原来,江南自古温婉,酒只有女儿红。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那种风沙漫天,气吞山河的浓烈。”白衣人淡淡说道,但是眼睛里两道强烈的光芒,似乎是英雄末路,心有不甘。  “我听说过,就如古人说的‘狼烟北望,古来征战几人还’的悲壮、浓烈?”她轻启朱唇,问。  虽是客栈寻常的女子,竟是一种天生的我见犹怜,胜似夏日的水莲花。  其实,谁又知道。本是瑶池王母坐前女,不慎落入凡间客。  这红尘客栈在这江南,翡翠谷前,已是千百年。  百年来,人来人往,它与她已是江南美的风景。  “有吗?”他稍微有点急切地问。  “没有。”她摇头。  微微叹息,世事如霜,将军本来应该跨马持枪驰聘在疆场,而自己,却被一帮趋炎附势之人谗言,天子一怒,贬到这江南,化身成一介平民。  功名本是浮云,但是天下,已经变了颜色。  这江南的酒就如江南的雨,缠绵,可是却难以浇灭心中跃跃欲试的征战沙场的激情。  听他叹息,她默默地退回厨房,不一刻,却是端出一盆碧玉翠碟装的姜牙,片片薄如纸、白如雪。  一片入口,辛辣,如此刻的心。  本是平静,却被几个恶人打破这份欲说还休的宁静。  几个山贼手持鬼头刀、狼牙棒包围了客栈。日降落,夜色晦暗。山贼狰狞,头目叫到:“男的杀了,女的带上山去。”整个客栈酒客加上老板不超过十人,而女的也就她一人。  她有点瑟瑟发抖。江南民风温婉,很少有土匪强盗,而近日,因为江北的战乱,一些本来可怜的流民成为匪寇,为非作歹,祸害乡邻的事件时有耳闻。  头目手持鬼头刀砍断客栈前酒招旗,然后刀指向众人:“识相的站成一排,让大爷一刀砍过去,省得大爷受苦受累。”  他手指轻磕桌面,心中愤怒:这些贼人不去江北御敌,竟然同胞相残。  她却是片刻后强作镇静,从柜台后抽出轻盈银剑,面对强人说道:“江湖规矩,在我红尘客栈不允许发生流血争斗。”  强人狂笑:“你以为你红尘客栈就是翡翠谷,我只听说翡翠谷是江湖禁地,那里听说过一个破客栈有什么江湖规矩。”  “就有。”她强作镇静,手中剑微微举起。  像模像样,是‘丹凤朝阳’,娥眉的剑式。  强人看她样子,如天仙,但是心生亵渎,手中钢刀举起,刀势沉重。她不是他的对手,三招落败。  惊鸿闪避间,她惊呼:“你快逃。”  强人看到白衣人,一年轻书生,不以为意,还是讪然笑道:“你的相好?我今天杀了他,再把你带回山寨,做了压寨夫人。”  她怒,他淡然坐在桌前,喝酒,一口酒加一片薄如纸白如雪的姜片。  强人戏弄,一刀一刀让她衣衫微破,肌肤如雪,可是面色潮红,刀刀惊险,她已退无可退,勉强持剑护在他的面前。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不逃走?难道真的百无一用是书生,无用得连逃跑也不会?  强人手下已经开始打砸,瞬时间客栈物件被损坏遍地,众人哀嚎,已有数人倒在强人刀下。  她再一次惊呼,强人头目鬼头刀已经砍向她的腰腹。  眼睛一闭,哀叹一声,难道就如此的死去。  突然一声惊呼,眼前白影一闪,灵动如惊鸿,强人头目倒地,鬼头刀插在他的胸口,强人头目死也不能闭眼,明明刚才自己一刀就要赢了,然后再杀了这白衣人。可是白衣人现在已经坐回座位,自己以及自己十多个手下全部倒地,或死或伤。  白衣人淡淡坐在桌前,面前一壶酒,半盆生姜片。脸上淡淡的愁。  她却突然哭了,清浅的哭声。  他狐疑,转过身问道:“强盗已经死了,你也没事了。为什么还哭?”  “有你这样的人吗?既然身怀绝技,为什么还让人家担心。”她抽泣说道,几乎梨花带雨。  他失声笑道:“原来为这而哭。本将军一身绝学应该是驰聘沙场,怎么会轻易为几个宵小山贼轻易出手,岂不玷污了我的一生绝学?”  “那你为什么又出手?”她脱离危险后,小女人心性顿起,强词夺理问道。  “我如不出手,你已经血溅当场了。”他说道,神情重新黯然。  “那你是关心我了?”她脱口而出,似乎后悔轻易说出情字,与他,三个月除了倒酒喝酒,并没有过多交流,情字何生?  他也是停住酒杯。  微微叹息,佳人在前,虽然心动。但是国破,何以成家?  还是喝酒,每日的早晨直到日暮,每日的女儿红,每日的生姜片。  一衣一饭,总是有着温情。本非铁石心肠,怎渡得过情之一劫。  直到一日,她端过来一杯清茶,说道:“喝碗茶吧,这是我亲手在青螺山采的雨前茶。”  果然,茶汤碧绿,浸入心脾,唇齿留香。  她没有说,茶比酒好。  他知道,茶比酒好。    挑灯看剑    又是一年桃花开,山花烂漫,从她的脸上,生起两朵桃花雪,他看得痴了。  她娇嗔问道:看什么看?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问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他说道:“原来这妆前也这么美。”  她更是娇羞,但是脸上却是有忧色。  他问:“怎么了?”  “你真会留下吗?”她问。  “不是说好一辈子在一起吗?”他问。  “你如不弃我必相随。但是圣旨你敢不遵?”到今日,已经是十一道圣旨,一道比一道催得紧,要他回朝挥师北上抗击匈奴。  为能与她一生厮守,他已经抵抗过十一道圣旨,如非乱世,抗旨必死,他已经为自己死过十一次了。  可是,他的心。她知道已经动了,本来就是征战疆场的命,怎么会真的消沉在这江南烟雨中?  如是真的心静了。怎么会挑灯看剑。  闻鸡起舞。  自己本非用剑高手,但是毕竟出身名门。  他的每一剑,都是杀伐之气。那杀伐之气应该是疆场中的恣意挥发,斩将刈旗的气势。  有的人,彼此用心了,但是不见得能终生厮守。  他的责任不是保护自己一人,而是天下。     连古城    果然,桃花未落尽,第十二道金牌到来,他必须回朝廷复命,整个天朝,已没有人能够挽大厦将倾,除非他。  为了他的复出,天子已将朝中一帮奸邪小人打入天牢。  他无以推脱,也无意推脱。  红尘客栈前,桃花坞边。  两人生离死别。  她说:我等你,在这桃花坞。  他说:“只要这江水不枯竭,明年桃花开了的时候我一定来接你。”  转身而去,身后凄迷的江南,眼前,纷飞的战火。  官复原职,讨北大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些,都是虚名。要的是,一腔热血,换天朝一世繁华。  百里战场,血流成河。数月,攻破敌人百座城池,收复失地,大好江山就在眼前。  匈奴退,他挥百万大军紧追不舍,誓要将匈奴全部剿灭。  月余,到达塞北,大小一百二十战,兄弟死伤无数,匈奴更是败亡而归。  直到连古城。  大漠黄沙,十月天,竟然飞起鹅毛大雪。  捷报连传,天子喜,要他班师回朝。  他抗旨不遵,不为自己,要为这塞外十万天朝子民,只有今朝驱除鞑虏,这十万子民方可以永世安宁,不再受匈奴捋掠劫杀之苦。  天子怒。  如今天下眼看太平,已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时。他已经功成名就,可以划归凌烟阁供养,而当权的该是那些打入天牢的奸邪小人。  奸人献上一计,以劳师为名,赏赐好酒十万桶,酒内放丹顶红,即使他不死,但是十万大军毙命,他无得力助手,再埋伏刀斧手,擒拿下他,也是轻而易举,再以抗旨不遵之名将他绞杀在连古城。  塞外大漠,虚名一场。从此后,天下安宁。  天子大喜,以为是好计。  又有奸人献计,说他在江南有一红颜知己,是信任,如能让她犒赏三军,他更是确信不疑。妙计一定能成。  天子喜,下诏书封他为一品诰命夫人,携天子令,去边疆犒劳三军。  她喜,能在来年桃花开始前重逢。  他的大军驻扎在连古城,城有百里。  只是这塞北,不同与江南。大漠飞沙,天地间一片灰蒙。北风起,风沙卷,如万马奔腾,如钱塘旧潮。  她星月兼程,带数百人,押解御酒来到边疆。  却被匈奴知悉,派叁仟骑绕开连古城大营,前来偷袭。  月黑风高,又是大雪漫天。  她不熟悉北风气候,也不知道北方环境。更不懂兵马防御,骤然被如狼似虎的匈奴兵包围、攻击。  无数人倒下,只剩下她。  红妆素裹,俏立于白雪之上,周边,鲜血染红了茫茫白雪,周边,匈奴兵虎视眈眈,看这天地间美的女子。  危机之中,他巡营归来,风雪中闻到血腥味,来不及回连古城调动兵马,只带亲兵三十人驱马前来。  万千人中,他看到她。红妆素裹,长发在空中飘。虽被三千匈奴包围,但是面对冷然杀气,却是面不改色,一脸淡然。  她看到他,跃马前来,手持霸王枪,身穿紫金甲。万千人中,挥枪厮杀,斩将刈旗,竟然是如马踏平川,如入无人之敌。她终于明白,整个天朝,为什么大厦将倾时,只有他敢带领大军,以一人之力抗击匈奴。  怎奈匈奴人数众多,又自古凶残。  他的三十亲兵已被匈奴一阵冲杀,全部丧身疆场。  匈奴叁仟虎狼,在他几轮冲杀后,也是留下三百。  三百人将她死死包围,要拿她作为要挟。其中两人一手将她掳掠,一手持刀,只要他前进一步,刀就落下。  他沉默不语,眼中似火。  后退。  匈奴紧张兮兮,看着他退到安全距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都说中原人柔弱,但是他却是天生战神,就如霸王在世。  他将长枪挂在了事环上,弯弓搭箭。突然转身,朝掳掠她的匈奴兵射去,匈奴兵来不及躲闪,已经射死两人。  匈奴一阵大乱,他驱马挥杀,不顾自身伤口,将三百匈奴兵斩于马下。  救了她,也是救了自己。  没有她,心安何处?  让手下将十万御酒带回连古城大营。  让戍边将士开怀畅饮,没想到酒入口之后,将士成片倒地,嘴流黑血,毒杀而死。  幸亏,她端给他一杯茶,今年江南,她亲手采的雨前茶。  大雪飞纷,天地变色。  竟有这样的天子,亲手毒杀浴血疆场的将士,大好河山,被他亲手葬送。  随着风雪,匈奴组织一次攻击。  全部匈奴倾巢而出,竟是有人将这信息投送给匈奴。  他持枪上马,一手挽起她,用丝绦将他与自己捆绑。要与她一起杀敌,杀出重围,对于他来说,一杆霸王枪,重一百二十余斤,所到之处,匈奴血肉飞溅。  他手下兵士不足万人,十万大军已被天子亲手毒杀十之八九。  一万人对付匈奴十万人。  匈奴本就是虎狼之师,此刻,士气大落,壹万天朝军士,竟在匈奴轮冲杀里又死了十之八九。  他怒,但是人祸天灾,接踵而来。  黑风暴,无缘无故从大漠深处吹来,顿时天昏地暗,风呼啸,马哀鸣。  匈奴借着风暴,更凶猛的袭击。  所有的袭击重点都是指明天朝主帅,一代战神。只要他倒下,拿下整个天朝指日可待。  阵阵厮杀,天地变色。  没有人知道结果。    塞外江南    十年后,那场战事渐渐被人遗忘。  天下太平,谁也没有灭了谁,有时候委曲求全,未尝不可。  只是大漠日渐沙化,风沙尘暴日渐频繁。  却是在连古城南二十里处,出现一片绿洲。  先是一寸,然后一尺,慢慢千丈。有一帮人日日辛苦,种下无数扁桃、沙冬青、肉苁蓉、草麻黄、斑子麻黄、沙拐枣、朝天委陵菜、甘草、沙芦草、短芒披碱草,就在荒漠中形成一道绿洲。  绿洲有水,水有千亩。碧波荡漾,鱼虾成群。  没有人知道这一帮人是谁,只是因为他们。沙漠被控制,大漠慢慢变成绿洲。  而是绿水之滨,却是不知道哪一年,又搭起一座客栈,取名红尘。  红尘客栈中,她倚栏而立,衣袂飘飘,看向南方,那里正是一季的烟雨。  他临窗而坐,面前,一壶酒,一盆嫩姜牙。  姜牙薄如纸、白如雪。  还有一壶茶,茶叶在沸水里翻滚,沉浮。  这里,竟已是塞外江南。    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     共 45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简析早泄的护理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幸福过后的忧伤

下一页:姑娘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