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诊所收50元切头部肿瘤开刀方知复杂

2019/09/20 来源:肇庆信息港

导读

黑诊所收50元切头部肿瘤 开刀方知复杂冷淑兰坐在丈夫身边,满脸愁容。今年3月31日,49岁的侯亚军接受了金州区红塔村康乐诊所的一次头

黑诊所收50元切头部肿瘤 开刀方知复杂

冷淑兰坐在丈夫身边,满脸愁容。

今年3月31日,49岁的侯亚军接受了金州区红塔村康乐诊所的一次头部肿瘤切除手术,大夫切开肿瘤后发现,患病部位病情复杂,竟匆匆缝合了伤口。经其他医院确诊,康乐诊所的手术导致侯亚军头部肿瘤癌细胞急剧扩散,病人已经处于生命晚期。

肿瘤手术只需50元钱

侯亚军一家人在8年前从老家吉林搬到大连市金州区。出事前,他在村里一家木材厂当工人,妻子冷淑兰由于心脏不好,一直闲赋在家,10岁的小儿子还在上学。

昨日,来到侯亚军位于金州区拥政街道红塔村的家,冷淑兰和她72岁的老母亲围在侯亚军身边。“今年元旦之后,发现头上长了个瘤,那时肿瘤就有鸡蛋黄大小了,没有什么感觉,就是发木。”侯亚军闭着眼睛,断断续续地介绍。

3月31日,侯亚军来到村里的康乐诊所。诊所的潘大夫简单看了看后,表示自己能做这个手术,并称“以前在鞍山,大大小小的手术做过很多例,像这样的手术很简单,很快就能做完”。潘大夫还告诉侯亚军,如果到大医院做手术得花很多钱,在她这里做手术,只要50元钱的手术费。

切开肿瘤发现黑色硬块

侯亚军一听对方如此有把握,而且收费又很低,于是便同意了。“当时是下午5点多钟,潘大夫拿手术刀把瘤切开后,血像喷泉似的往外冒,我脸上都是血。”侯亚军说,当时明显能感觉到潘大夫的动作有些慌乱。

这时,冷淑兰和两个邻居也来到了诊所,冷淑兰见丈夫脸色惨白,满脸是血当时就瘫倒在地上了。“大夫忙活了一阵后,告诉我说这个手术没法做了,里面有个黑色硬块,‘不像是个好东西’,于是又把伤口缝合上了。”冷淑兰回忆说。

手术失败诊所拒担

回家后,侯亚军的病情出现了变化,原本只是发木的肿瘤部位开始发胀,而且疼痛难忍。

4月5日,康乐诊所给侯亚军的伤口拆了线,但头部疼痛感却越来越严重。冷淑兰提出索要1500元钱,但被诊所拒绝了。冷淑兰回忆,潘大夫和她母亲当晚送来了500元钱,并表示这是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的,以后再有什么事跟诊所无关。

4月8日,冷淑兰带丈夫到金州区人民医院和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分别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令冷淑兰大吃一惊:侯亚军头部长了恶性肿瘤,由于康乐诊所手术失误,现已导致癌细胞急剧扩散,病人的生命面临巨大威胁。冷淑兰说,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专家了解情况后这样形容:“这个大夫胆大、愚昧、无知。”

黑诊所已被卫生局取缔

4月27日,冷淑兰到金州区卫生局对康乐诊所的非法行医问题进行了举报。卫生局当天便组织执法人员到康乐诊所进行了调查。经查,该诊所是一家没有任何行医资质的黑诊所。昨日,金州区卫生局预防保健科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取缔了康乐诊所,并没收了药品和一些医疗设备。

该工作人员表示,康乐诊所的问题很严重,下一步他们还将就康乐诊所的非法行医问题做进一步处理,而且将会按照有关处罚规定的上限进行处罚。

康乐诊所虽然已被处罚,但对于侯亚军一家来说,他们的损失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补偿途径。“我们没有钱打官司,如果丈夫真的就这么走了,我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该怎么办呢?”冷淑兰流着眼泪向倾诉。

昨日上午,一位邻居给打来,称侯亚军已经疼得死去活来,现在只能靠杜冷丁缓解疼痛,而且大夫告诉其家人,随时做好为病人处理后事的准备。

■调查

黑诊所总玩“猫捉老鼠”

经进一步调查了解到,并不只在金州有黑诊所存在,在瓦房店、庄河等地农村,黑诊所非法行医的现象也并不少见。到黑诊所就诊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一方面黑诊所收费相对较低,另一方面外来务工家庭经济能力有限,由此,黑诊所的存在便有了市场,经营者冒着被重罚的危险铤而走险。

金州区卫生局介绍,目前黑诊所非法行医已经越来越被政府及广大百姓所关注。近几年来,金州卫生局几乎每天都派执法人员在农村查处非法行医,但有些经营者被处罚后,受利益驱使,总是跟执法人员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今天被取缔,几天后又开门营业。卫生局建议广大市民要清醒地认识到黑诊所非法行医的危险性,切不可拿生命当儿戏。

孙胜慧文/图

微商城怎么注册
微商城怎么推广
微商城首页
标签

友情链接